大爷宁愿找老伴,也不愿意请保姆,这是为什么呢?

浏览:262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2日

许大爷今年六十五岁,是一名退休老师,退休后一直住乡下,两个儿子都在外省工作,都组建了自己小家庭,老伴去世三年时间了,留下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。

许大爷也曾去大儿子家住过,在大儿子的家里,大儿子和大儿媳妇白天忙于工作,不在家,孙子住校读书,白天时也只是有他一个人家里,晚上儿子他们小夫妻躺在小房间里,留下他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,跟他一个人生活没有多少区别。并且感觉到不自由,虽然是在自己儿子的家里,儿子他们过着城市里人“小资”的生活,在吃的方面,卫生方面有太多的讲究,他很不习惯,还不如在自己的家里自由自在,还是感觉到寄人篱下,他在大儿子家里很不习惯,仅仅住了三个月就回家了。

许大爷回到自己家里,孤单单一个人,生活过得一塌糊涂,他以前除了在外挣点工资,可在生活上完全依靠老伴,他老伴虽然是一个农村妇女,没有读过多少书,但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,善良贤惠,对他的照顾十分周到,家务事从没让他伸过手,做饭,洗衣服,打扫卫生大大小小事情,都是老伴一手打理,从没有让他操半点心。

如今老伴不在了,一切家务活只靠他双手干,他做家务就是一个外行,既不会做,又没耐心,衣服洗不干净,饭做得不好,炒菜一窍不通,一日三餐饭,他只能马马虎虎对付。

两个儿子,对父亲单独生活十分担心,可是父亲又不愿意跟他们住在一起,儿子也感到很束手无策。

许大爷曾在儿子面前提过要找老伴,可是两个儿子各在心里打着算盘,没有明确表态,他不敢擅自作主找老伴,可是没有老伴照顾生活,他的日子过得乱七八糟,饱一顿饥一顿是常事,房间里十天半个月难得收拾一回,又乱又脏。

他大儿子每个星期都要打一次电话过来,询问他生活情况,每当这个时候,他都沉默不语,大儿子不放心,就打开视频看他,发现他真的瘦了很多,大儿子很心疼。建议他一定要找一个保姆,要他的生活走上正常的轨道。

许大爷很纠结,找一保姆,还真不如找一个老伴。

过了一段时间,经过熟人介绍,他在附近找了一个保姆,那个保姆姓杨,五十来岁,每个月工资2000块。每天早上七点钟过来,下午五点半钟回去。负责为他做一天三餐的饭菜,洗衣服,打扫卫生。

保姆是一个农村妇女,做事还是比较勤快,也十分能干,干家务得心应手,干起家务活既快又好。许大爷对保姆在做的事还是比较满意。但是保姆不爱说话,整天阴着一个人,好像别人欠她的钱似的,一天下来也说不了几句话,许大爷很纳闷,有时找她说话,保姆却爱理不理的,许大爷心里很不舒服,遇上这样一个哑巴保姆,真是郁闷。

有一次菜太咸了点,许大爷轻描淡写地说了两句,保姆当时就脸色就不高兴。许大爷只好打住,他知道如今保姆难找,只好有气憋在心里。

小儿子打电话问他时,他就把保姆菜的事情说给小儿子听,小儿子不以为然地说:“保姆不好,就换一个”。许大爷说,现在保姆是很吃香的,保姆不好找,特别是农村没有家政公司,很多保姆都不愿意到乡下来,小儿子怎么没有想到会这种情况。

在同一个村子里,有一位林阿姨,也是一个人生活,许大爷闲的时候就到她家里去唠嗑。他们两个性格挺合得来,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,开不知完的玩笑。

林阿姨却很少去许大爷的家里,她认为,一个单身老头子,一个是单身老婆子,如果如果经常往一起凑,就会有人背后说三道四。

许大爷来林阿姨家里玩的时候,也必须是有其他老人在场,林阿姨让许大爷在他家里。

许大爷心里很清楚,林阿姨表面上对自己不近人情,那只是怕坏了自己的名声,才让自己单独与她在一起的。

许大爷有一次在林阿姨的面前,谈起保姆的事情。也不知道林阿姨是无心的还是有意地说“你呀是活该,请保姆有什么好的,你有钱,有退休金,条件成熟,还真不如找一个老伴。如果找到一个真心实意的老伴,在一起过日子,比请保姆要踏实多了。”

端午节,两个儿子都回来了,许大爷再一次郑重其事的提出要找老伴,两个儿子感到莫名其妙,异口同声地问:“保姆做得好好的,怎么又要找老伴呢?”

“儿子啊,你们不知道,保姆再好也不会贴心的,保姆是拿多少钱干多少活,她把事做完,就回去了。到最后还不是我一个人冷冷清清守着空荡荡的房子,如果哪一天我身体不舒服,也没有一个人给我端杯水,只有老伴才会不离弃的守在身边的。”

两个儿子思考了片刻,大儿子说:“你要找老伴,我们没意见。但是一定要找一个靠得住老伴,要她心肠好,是真心真意待你,如果找到一个不是真过日子的老伴,不但你过得不开心,有可能还会痛苦。这样的真心实意的老伴你到哪里去啊!”

许大爷听儿子松了口,心里高兴。就试探地问儿子:“村里的林阿姨做我老伴,你们看行吗?”

“林阿姨,张建辉的妈妈?”

许大爷点了点头,然后说:“我很喜欢林阿姨,林阿姨对我也有那个意思,只是因为你们以前不同意,我没有向她表白。”

两个儿子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只要林阿姨愿意,他的儿子支持,我们支持。如果他儿子能同意的话,我们两家人可以坐下来,认真协商一下你们在一起过事情,先言断,后不乱,协商好了不留后患,对双方老人都有好处。”

得到了儿子的支持,许大爷欣喜若狂向林阿姨求婚,林阿姨做梦也没有想到许大爷喜欢她,心里慌知地问:“你两个儿子让你找老伴,他们不反对了?”

许大爷笑眯眯地回答:“嗯,他们同意了,做我的老伴你同意吗?”

林阿姨好像害羞似的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就问道:“一个人过日子不很好?为何还要找老伴呢?”

许大爷非常坦诚地说:“一个人不是不能过,就是太孤单了,特别像我这样的人,又没有生活能力的人,以后还有几十年,总不能长期过着这种不正常的生活吧?我想如果你做我的老伴,我们两个在一起生活,以后的日子一定过得很幸福的。”

林阿姨嗔怪地说:“你不是请了保姆吗?家务活都不用你干了,难道还不舒服吗?”

许大爷感慨地说:“保姆能和老伴一样吗?如果是老伴,就会处处替我想着,事事替我安排妥帖的。

林阿姨却说:“这个事我做不了主。要问一问我的儿子,只有我儿子答应了,我才能跟你在一起。”

许大爷心里有底了,知道林阿姨心里是愿意的,可是等了很长时间却没有回音。

许大爷急不可耐,就催问着林阿姨。林阿姨告诉他,她没有跟儿子说,她觉得难为情,年纪一大把,开不了这个口。

许大爷才知道,林阿姨脸皮薄,不好意思跟儿子说,这事还得他亲自出马。

一天林阿姨的儿子回来了,许大爷立即来到了林阿姨的家里,趁林阿姨去做饭的时候,跟林阿姨儿子张建辉聊开了,先是聊了一些闲话,后才说到主题:“建辉啊,你妈妈一个人家里,身边应该有一个人照顾,应该找一个老伴,她才不会孤单,寂寞。”

张建辉看了一眼许大爷,心里明白了他话里意思,故意装糊涂说:“你说得也对,可我不知道我妈妈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“你妈妈是个爱面子的人,他怕说出来你不答应。”

张建辉很诚恳地说:“你说的也是的,我妈妈一个人在家里,生活上没人照应,我心里也很担心,如果能找得到合适的,我哪里会不同意?”

许大爷却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想和你妈妈在一起生活,你看能行吗?”

张建辉坏坏地笑了笑说:“许大爷,你绕了半天弯,原来你和我妈妈已经在谈恋爱呀?”

许大爷摆了摆手说:“不是的……不是的……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,只想找个老伴过日子,没有你说得那么浪漫。”

许大爷定一个时间,把林阿姨的儿子和他的儿子叫在一起,商量了一阵子,拟订了个协议,大致内容是:在他们身体正常的情况下,两个人在一起生活,许大爷把自己退休工资用作他们生活中的开支,在家务活上,许大爷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剩下的全部由林阿姨负责。小病小痛医疗费他们自己承担,如果一旦有大病,各回各的家,由各人儿子来照顾。

双方老人和儿子都签了字,一式四分,老人和儿子各保留一份。

许大爷很高兴,林阿姨很开心地搬到了许大爷地家里,当天许大爷请了村子里的几位老人过来喝他们的喜酒,他花了一千多块,买了一些菜,在自己家里做,村子里人来帮忙,他们的儿子因工作忙来不了没参加,在宴席上,老人们开开心心热热闹闹,举杯酒祝福他们梅开二度,恩爱幸福。

自林阿姨住在许大爷的家里,许大爷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整天乐呵呵的,人也变得也勤快了很多,以前他不爱做家务,可是现在他却很乐意做家务,林阿姨有时不让做,他还是抢着做。虽然他笨手笨脚,家务活做得不好,但他开心得很。

在闲的时候,许大爷又重新捡起以前的爱好,拉二胡,他拉了几十年的二胡,琴技娴熟,林阿姨年轻时喜欢唱歌,一个唱着歌,一个拉曲子,两人配合得珠联璧合,真是一对恩爱老人。

从此许大爷家里,就成了老人娱乐中心,村子里几老人没事时,就来到他们家里,听他们唱歌,他们的不仅给自己带来了乐趣,也给村子沉闷的村子里带来了欢乐。

结束语,单身老人,如果条件成熟的话,找一个老伴肯定比请保姆好,保姆只是按钱做事,而在精神上安慰,感情上的默契,只有老伴才能做得到,而保姆是无法替代的。

希望天下做儿女的,能理解父母的苦衷,帮助父母圆黄昏恋的美梦。

主营产品:直通、接头,液压接头